主刷电影绣春刀同人,CP口味杂,可拆不可逆。

公公真汉子

转起~烦躁骂脏话的沈二好诱人!传心大大太能戳人G点了!【捂肾 

疑心传心:

 夕阳西下,一日终了,草原上刮起了寒风,吹低了草浪。赵靖忠从军营策马回帐,女真人气势汹汹,视他于无物。今天依然无所收获,还是要等李传芳将军来才行。还好帐里还有个念想,沈炼。赵靖忠不由牙根痒痒。 赵靖忠掀门进来,沈炼居然不在帐内。粮马无缺,赵靖忠不怕他跑远,就怕他去找死。怒气冲冲的走到帐外,真要断手断脚才甘心吗?骂过之后,还是绕着帐子寻找起来。 账后有一道压痕,滚下缓坡,赵靖忠顺着去看,果然有具白花花人体躺在草丛里。不由心中一喜,顺手捡起遗落的大毛皮褛,轻快的跑过去。沈炼按说颇为抗操耐冻,但伏在冰冷的地上,他连呼吸也微弱了。赵靖忠触到他被铁链铐住的双手,冷的失了温,忙把他翻过身来。沈炼倒还睁着眼,看到自己却缓缓闭上了。真是不识相。 赵靖忠圈着沈炼坐在炉火前,勺锅里热着的肉汤给他喝,另一只手按摩着沈炼冻僵的肢体。树林一战才不过十天,沈炼变成了一条坚韧的疯狗,每天都搞出点新鲜伤病让自己操劳。这时他怀里贴着沈炼赤裸背脊,耐心的刺激他:“你被我干射了,明天我会对你温柔些。” 沈炼知道自己在被赵靖中强奸,而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这次在灯火下见那柄东西不过半尺余长,断刺不进腹内,那这种开膛破肚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? 次日沈炼爬不起来,昏昏沉沉的发着低烧,靖忠也不去军营了,拿块厚皮子量沈炼的腰围。不让穿衣,也不让好好睡,恨的沈炼不如高热烧死算了,少受这零零碎碎的折磨。量好了身型,靖忠把皮子交与下人料理去了,回过头来摸沈炼脸。 观沈炼猿臂蜂腰,平日里看是个剽悍的身形,这番陷落在床第间,败倒在锦被里,到露出些玲珑之感。从颈背到腰臀,蜿蜒的令人心惊。臀涧沟壑深深,尽头一点红,真该日夜夹着肉棒厮磨、开拓才行。“进不去。”赵靖忠拿手指试探了一下,歇了半日小屁股又恢复了冷淡的紧致。沈炼毫不动情,任你怎么摸,那穴口反而缩的更紧。看他一脸死相守着门关,看来不用蛮力或药油是撬不开那小嘴了,靖忠这样想着收了手。 脸上那张小嘴也细细的抿成一条线,唇尖收不住陡然凸起,做出一条撩人的弧线,最近也没涵养了,张口闭口全是脏话。刚开了苞的赵靖忠看沈炼无论何处都是煽情的。煽情的人儿现在困成一头犟骆驼,埋着头呼呼大睡。横竖也是闲着,不如给他剃下胡子?(自己也不睡也不让别人睡) 傍晚下人把物件送来了,那野兽由背着身子不肯醒。靖忠就伸手探入他身下,把一面包了羊皮的铁刳扣上了沈炼的腰,沈炼眯着眼看着赵靖忠把维度调到最小,用手掌探入缝隙按压自己的腹部,体验容忍度。不过是换了个拴法,但靖忠抓着铁圈提了他的腰起来,沈炼弓着腰躺着就很不舒服了。皱着眉头瞪过去,结果把人给招过来了。 铁圈又被抽紧了点,嘞进皮肉里去。一时半刻还好忍,被人搂在怀里揉搓就喘不上气了。赵靖忠按照当年的习惯挑逗沈炼,扣着他的手指不让他反击。沈炼只能小口的吁吁喘气,觉得自己快被弄成了个小脚妇人,稍被捉弄就要昏厥过去。但是出口讨饶还不如被零碎弄死,沈炼就如自己愿,被玩晕过去了。 情不知其所起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评论
热度 ( 29 )
  1. 充电柠檬疑心传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起~烦躁骂脏话的沈二好诱人!传心大大太能戳人G点了!【捂肾 

© 充电柠檬 | Powered by LOFTER